新闻资讯

铠甲红颜-新华网

发布时间:2020-12-24 11:43  作者:新利体育

  “如果写稿子的话,能不能写我的绰号?”大黄有点腼腆地和记者商量,不要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。

  这个周末,大黄背着所有人从北京来到南宁,只为参加一场同好者的聚会、中国全甲格斗的年终大赛——南宁·战友杯暨2021年“诸国之战”中国代表队选拔赛。

  所谓全甲格斗,是由古罗马的角斗士文化和中世纪的骑士文化演变而来。近些年,这项复古式的运动兴起于东欧、流行于欧美,吸引了全世界几十个国家和地区的爱好者参与其中。选手身上的铠甲要求是13到17世纪有史实可查的复原盔甲装备,刀、斧、盾等手持兵器根据长短划分,有不同的重量限制,而且武器不得开刃,尖端必须处理成圆弧状。一套铠甲重达六七十斤,若是新手,光穿备整齐就需一个小时。中国的全甲格斗战队所用的铠甲,多是仿制明代的边军甲;所用的兵刃,既有长剑、巨斧,也有三尖刀。

  既不是观众,也不是家属,大黄和佟可馨在这项看似属于男性的运动中,作为赛场上的主角参与了女子个人单挑剑盾和长剑项目的比赛。

  大黄梳着短发,身材娇小,1米63的她在赛场上凭借更丰富的经验战胜了比她高13厘米的佟可馨。而全副武装后看似魁梧的佟可馨,卸下铠甲也只是一名25岁的学生,会美滋滋地向记者展示自己新做的美甲。

  26岁的大黄从事IT相关工作,看武侠片长大的她从小就对武术、格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无意中看到全甲格斗的宣传后,她联系到了在北京的红星队,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。

  一年以来,和队友们一起训练成了大黄繁忙工作之外的一项重要活动。由于穿甲很复杂,她平时训练经常穿戴软式防具,使用海绵或者泡沫武器进行对抗训练。后来,队里帮她定制了专属的铠甲,虽然比男选手的轻便很多,也有20多公斤重。

  问及身边人对这项运动的态度,她说:“我玩这个没有告诉身边的人。所以如果写稿子,能不能写我的绰号?这个项目虽然受伤概率很低,但毕竟是有一定危险性的。跟他们说的话,(他们)可能会同意,也可能不同意,但多少会有点担心嘛。所以没必要让他们知道,玩得开心就好了。”

  “我还挺喜欢上场的感觉。战斗的时候肾上腺素一分泌,非常激昂。”她滔滔不绝地说,“我接触这个项目时间还很短,这是我第一次穿甲打,是男选手借给我的,有70斤重,一穿上感觉胳膊都抬不起来了。在场上打的时候只能一直进攻,因为我还没有学到防守呢!”

  此前的剑道基础给了佟可馨上场的底气和勇气,不过全甲的装备要重很多,而且更接近实战,因此对体能和力量的要求更高。

  除了健身和竞技之外,从高中开始出国留学的佟可馨认为全甲格斗还有文化交流的意义。“我们有很灿烂的文明,应该被更多人看到,同时也能打破一些外国人对中国人‘不尚武’的刻板印象。”佟可馨说,“看了许多国外选手比赛的视频,常看到俄罗斯、澳大利亚、美国的女将,就感觉好像缺了点什么,见不到亚洲的姑娘。其实我们的国家也崇尚‘巾帼不让须眉’,希望未来能在全甲格斗的赛场上见到更多女性。”


新利体育
上一篇:把注意力放到赛场上(体坛走笔) 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